返回联盟首页 | 共产党员网
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请您留言
正版365棋牌

TOP

    东乡族是甘肃省三个特有民族之一。是以地理方位而命名的一个民族。在清康熙年间,以州城河州为中心,分出东南西北四乡,因县境位于州城以东,故称为“东乡”。东乡族自称“撒尔塔(Sarta)”,以聚居临夏东乡而得名。关于东乡族的来源和形成,一度众说纷纭。有“蒙古人为主说”、“多民族混合说”、“色目人为主”说等多种观点。多年来,“蒙古人为主说”,在史学界占据优势。但随着研究的深入,东乡族族源观点逐渐趋于一致,东乡族是以撒尔塔人为主,与当地回、汉等民族逐渐融合而成的一个民族。
    “撒尔塔”原意为“商贾”。十二、十三世纪的“撒尔塔”是指定居于中亚一带的信仰伊斯兰教的各种人,主要是色目人、波斯人、突厥人等。此时的撒尔塔人已初步形成一个民族。《蒙古秘史》记载,十三世纪初,成吉思汗“征撒尔塔兀勒凡七年”,大量的撒尔塔人被编入军队或被签发东迁,屯戌临夏东乡地区。他们善于经商,被称为“斡脱商人”,足迹遍于中亚、西亚、中国西北各地。继粟特人之后,活跃在丝绸之路上。
    明代《河州志》记载,“考奇名于地志,与大夏而西通”,“黄河部落按康居”。东乡地区大量的生僻地名与撒尔塔地名部落相对应。如东乡地区的甘土光、纳伦光、萨勒、库麦土、胡拉松、乃忙等地名,分别于中亚干土城、纳伦城、撒里普勒、土库曼、呼罗珊、乃蛮相对应。
 东乡地名中至今保留着许多以工匠命名的村庄。如免古池(银匠)、托木池(铁匠)、阿拉松赤(皮匠)、坎迟赤(麻匠)、阿娄赤(编织匠)、依哈赤(碗匠)、毛毛(毛皮业者)等,这是为蒙古人服务的撒尔塔“诸色人匠”活动的历史遗迹。
    东乡达板、高山、龙泉、坪庄等地的一些家族传说来自阿拉伯、波斯、中亚一带。曾有哈穆则和阿里阿塔率领的近50名传教者来东传教,去世后有14人葬于此地,墓地至今犹存,常有人前往祭拜。东乡境内现仍有浓须、高鼻、蓝眼之人,东乡人称之为“诺晃”。
    东乡族信仰伊斯兰教,其婚育丧葬、饮食服饰等风俗习惯无一不受伊斯兰教的影响。关于风俗,有“近似回族”之说。食用的牛羊鸭等须念经人屠宰,禁食凶禽猛兽和死物。东乡人讲究礼节,尊敬老人,热情好客。
    元明时期,东乡族妇女的服饰相当漂亮。上着圆领对襟绣花长袍,下穿绣花滚边套裤,足登高跟绣花鞋,头戴盖头。小女孩爱戴圆形折皱帽,帽沿一侧有小穗子。后来,东乡族服饰渐与西北回族相仿,简洁、朴素、大方。男子多穿长袍,束腰带,腰带上挂有腰刀、荷包、眼镜盒等。念经人多穿或白或黑的“仲拜”长衣。近年来,大多东乡族男子爱穿短衣,头戴平顶帽,分黑白二色,以白色为最广。
    东乡族成年男子常以有一副漂亮的胡须而自豪。东乡族的婚俗也颇具特色。“阿哈交”(同宗祖)不通婚。娶亲时由双方德高望重的长者说“高比”(祝词),互致祝贺,表达美意。
    “花儿”是东乡族人民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形式,几乎人人会唱。“花儿”音调高亢嘹亮,自由奔放,表现了西北高原人民豪放剽悍的民族性格。
    东乡人民有反抗统治压迫的光荣传统。清顺治五年(1646年),以东乡人闯塌天为首的东乡族和回族人民,响应丁国栋、米喇印反清斗争,攻下河州城。清高宗乾隆四十六年(1781年),苏四十三领导的反清义军到东乡时,以马得明阿訇为首的东乡人民参加义军,撤房梁、扎筏子、运粮送水,支援起义部队渡河进攻兰州。同治元年八月,东乡人民打响了河湟同治起义的第一枪,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,东乡族起义军折桥营阻击清军,围攻河州城。在撒拉、东乡、回族人民的合力打击下,双城清军全军覆没。民国18年(1929年),东乡参加了反对国民军刘郁芬、赵席聘的斗争。1942年,东乡族马穆哥等人带领东乡族人民参加了“甘南农民起义”。在民族解放事业中,东乡族马和福、穆德彪、马泳、马锋等同志作出了积极贡献,有的献出了宝贵生命。
    东乡族人民不仅为反对封建压迫而英勇斗争,而且在反抗帝国主义侵略斗争中作出了不朽的贡献。在清同治年间,东乡族爱国英雄妥明在新疆英勇抗击阿古柏侵略军,可歌可泣;1900年,东乡红泥滩马福寿和巴苏池马忠孝统帅1500名东乡族士兵,在北京抗击八国联军,连俄国将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“一支勇敢的部队”。在这次战斗中,有100多名东乡人英勇牺牲;在抗日战争中,东乡族马长寿连长跟随马彪师长,挺进鲁豫,严惩日本侵略者。20世纪50年代初,300多名东乡族热血青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赶赴前线,为抗美援朝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